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青未了|雨后登山记

2022-11-19 02:04:49 708

摘要:周慎宝三天来的中到大雨连绵不断,这是今年以来也是立秋以来最大的雨,大雨给持续高温的天气泼了冷水,确实感到一场秋雨一场寒了,空气异常湿润而凉爽,给人以舒适清凉之感。在农村老家居住的时候,每当连阴雨的间隙,我总是戴上草帽、披上雨衣、穿上雨靴,行...

周慎宝

三天来的中到大雨连绵不断,这是今年以来也是立秋以来最大的雨,大雨给持续高温的天气泼了冷水,确实感到一场秋雨一场寒了,空气异常湿润而凉爽,给人以舒适清凉之感。

在农村老家居住的时候,每当连阴雨的间隙,我总是戴上草帽、披上雨衣、穿上雨靴,行走在山坡上小河边,欣赏那被雨水冲刷一新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欣赏那山洪的暴涨与回落,此时的心情,如同风雨沐浴后的山石草木,涣然一新。现在,虽在小城居住,但还向往那雨天睡觉、雨后上山的乐趣,每逢雨后,总喜欢到室外走走。今年夏季的一个周日,小雨潇潇,我约爱人雨中登府前街南面的艾山。我们人手撑一把雨伞,悠闲地冒雨漫步在艾山的石阶盘道上,一扫往日登山的大汗淋漓,头顶啪啦啪啦的雨水,脚趟明亮的雨水,有久违了的雨中行走的感觉,别有一番洗新革面自我刷新之感,使自己浮躁的心灵经受了一次雨水的洗礼。那次雨中登山,山上寂静无人,失去了往日山上那“卖小鸡”般的吆喝声,只有雨点不停地亲吻山石植物的声响。据说,雨中不能爬艾山,因山上有铁矿石,极易落雷,十分危险。怪不得雨中在艾山见不到一个登山者。幸亏此此雨中登山没有打雷,如果打雷就残了。我再也不在雷雨中登艾山了。

每逢早晨或晚上,登艾山的人络绎不绝。昨晚,我走到艾山半腰,一阵小雨和远方的雷声把我赶回了家。夜半,雷雨交加下个不停。雨后的今天恰逢周六,***草吃罢早饭,又提伞登艾山了。

登山时,没走石阶盘道,是从盘道西边的一条羊肠小道上山的。穿过一段葱绿的草树,便见一股股白云般的雾气由树丛里袅袅升腾,走近雾气,凉气袭人,透过雾气定睛细看,原来是矿洞口冒出的气体。洞口有一段十多米长的矿沟,与洞口相连接。洞口里源源不断地排出的地下凉气,与地面温度较高的空气融合,由于温差的原因,自然产生一种妙不可言的雾气,如电视神话剧里那障人眼目的仙气,缓缓地弥漫着,相隔几米就分辨不清物体的模样。由树木遮掩的矿沟口向里走去,距洞口越近,感觉越凉,赛过室内的空调,凉得彻骨,凉得打颤。立于矿沟,壁水漓漓,涝泉哗哗,汇流于沟底石孔之中。水边落着零星的青枣,我顺手捡来就水洗了填进嘴里,又凉又脆又甜,十分爽口。这是风雨摇晃了洞口的枣树,使尚未成熟的大枣毫不情愿地离枝脱落。出矿沟遇见正在牧羊的“洞府人家”烧烤店的主人,我问洞深几尺,她说直通山前的宋家庄,有二里之遥,不过洞中比较平坦的地方不足二十米,过去有人在这里存放苹果,如今她在这里存放啤酒和肉鱼蔬菜,好一个天然冰库。这矿洞是劳改队在莱钢建厂前即1970年前开凿出来的。在洞口招徕顾客,节省了安装空调的费用......听了她的介绍,看着腾腾的雾气,心想,随着区政府对艾山公园的不断建设打造,这矿洞一定被开发利用。这矿沟上面可以架上一座亭桥,供人们品茶纳凉。这贯通山体的长洞,可以进一步拓展整平,人们可钻洞奔向山前的河边垂钓。在酷热难耐之时,也可以走进洞里乘凉避暑。

出矿沟上行,便来到小道与石阶盘道的交会处,此处也有一个矿洞口,幽深莫测,景色怡人。每当到此汗流浃背闷热难忍之时,来此洞口驻足,顿觉有股股如空调般的莫名凉气浸人心脾,不一会就浑身凉爽怡然。几天来的雨水,又给这里增添了新的景致,两边的洞壁上,清泠泠的流水如帘似瀑,飞泻直下,冲撞进幽黑的洞中,“嗡嗡”作响,那声响如同莱芜八景之一的苍峡雷鸣,令人惊魂动魄。我伫立于洞口,如身临水帘洞,充满丰富的想象和幻觉,令人留恋不去。可那可恶的蚊虫,却纷纷赶来叮咬我半裤下的那段肢体,使我来不及多想,便匆匆离开洞口。

移开洞口,没有沿石阶攀登,而是跨过石阶,顺一条弯曲小道前行。小道两旁的荆棘花草足有齐腰深,一个人孤独地穿行其间,立刻产生阴森惊恐之感。快步走过这段小道,上行西折,抬头便见一块刻有“任林”的石碑,石碑西侧又一口矿洞,洞口坍塌,土石杂树挡住了去路,小心翼翼地翻过那堆土石,但见一截矿洞平坦可钻。由于这截矿洞的另一端开有井口般的天窗,光线直射洞中,所以有人常来这里乘凉就餐,洞里有遗弃的生活垃圾和小坐用的报刊。此洞的天窗深有两丈,四壁夹石,不时有几只鸽子飞进洞里嬉戏觅食,见洞中有人,鸽子便急急忙忙从天窗盘旋而出,发出“扑扑棱棱”的声响,独自在洞中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响,不寒而抖,胆小者会吓瘫在地。此洞由于开了天窗,洞的深处即使冒出凉气,也不像下面的两洞那样感到彻骨的凉爽,因为凉气被天窗抽走了。

我怕蛇和老鼠之类的动物出现,没有在此久留,便走出洞来爬上洞上的山坡,寻找那天窗的出口。山坡上,一脉矿沟矿洞的轮廓还依稀可见,连绵不断地向艾山之巅的山寨下延伸而去。走在这段长长的沟沿上十分危险,一不留神有掉进深深的矿沟的可能。我边走边观察,不知不觉地走进了绿林密布的山寨。漫步在残缺不堪的青石寨墙上,放眼环顾四周,天苍苍,雾茫茫,阴沉的天空下那雨后的新兴钢城更加清新亮丽,由于雾气影响了视线,一片片井然有序的现代化楼群,一眼望不到尽头,不知这城市的境域延伸到哪里,置身艾山,如同置身于大都市的园林里,无比自豪和开怀。东南方向,绕艾山而来的金水河,平日里碧水潺潺,如绿带缠绕,雨后却泛黄如金,水满两岸。岸边的沿河公路旁,一行整齐的树木,如同严阵以待的兵士排列在那里,由南湖延伸到开发区,时刻守卫着几年来修筑一新的堤防。沿寨墙绕到北面,见新铺的石阶盘道上,没有往日熙熙攘攘的游人,有几位趁雨季栽树的挑树人,如泰山十八盘上蹒跚而上的挑山工,吃力地向山顶攀登而来。看着山上新植的松柏和绿毯般的火炬树,不禁为他们的奉献精神所叹服,是他们辛辛苦苦装点了优美的艾山乐园。

我的确被艾山及艾山周围的景致打动了,于是坐在山寨的东门的墙石上,掏出随身携带的笔本,记下了雨后登山的所见所感。我神情专注地记着,竟然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渴、忘记了疲劳。一阵小雨,打湿了我的本子,本子上的字也湿润变胖,模糊不清了。我想,来阵大雨吧,体味一下冒雨下山的情趣。

正午时分,雨停了,露出了些许阳光。此时饿意又生,于是掏出从第一个洞口捡来的几颗青枣,吃了起来。几颗枣怎能充饥,还是下山吃饭吧。我沿石阶蜿蜒而下了,打着伞,不是遮雨,而是遮蔽阳光。

作者,周慎宝,济南钢城区人,退休干部,作家协会会员。

壹点号 遗忘时光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