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8岁登山者四川违规登山失踪知情人士:接触登山不到一年此次独立攀登方式风险高

2022-11-19 01:18:28 4106

摘要: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王越欣 图据四川省登协近日,28岁山东籍登山者惠某在四川田海子山失踪一事受到关注。前方救援队经过搜查,分析惠某很有可能在登山途中遇到雪崩,初步判断几乎无生还可能。出于安全考虑,救援队已撤回成都。5月26日,封面新闻从知情...

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王越欣 图据四川省登协

近日,28岁山东籍登山者惠某在四川田海子山失踪一事受到关注。前方救援队经过搜查,分析惠某很有可能在登山途中遇到雪崩,初步判断几乎无生还可能。出于安全考虑,救援队已撤回成都。

5月26日,封面新闻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惠某学习登山时间不到一年,此次攀登田海子山采用了阿尔卑斯式独立攀登,且并未到有关部门进行备案和办理登山许可证。而惠某出发不久,其朋友还曾打电话给四川省山地救援队队员,询问未办登山许可证出了事故,救援队是否会去救援。

惠某最后拍下的照片

28岁登山者失踪 曾与朋友约定下山时间

据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消息,惠某来自山东阳谷县,今年28岁。惠某原计划于5月19日到田海子山后就进行登山探险,但因为天气不好,等待了几天。5月21日,惠某独自前往甘孜州境内贡嘎山域田海子山,当晚到达雅家埂,准备直接把车开进田海子山大本营。但由于路上有石头堵住,惠某便把车就近停放,步行前往进行登山。据知情人士透露,惠某此次准备单人solo登山。

5月22日早晨约7点50分,惠某在某微信群中发布一张照片后,便失去联系。5月22日中午以后,惠某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而在此之前,惠某曾与朋友约定,将在22日晚下撤出山。但直到23日上午,惠某的朋友仍未能联系到惠某,于是便向四川省山地救援总队求助。

前往垭口的道路

搜救中发现登山装备 或遇雪崩无生还可能

接到求助后,救援队迅速组织救援力量前往甘孜康定田海子山进行搜救,并随即通知了家属。当晚,由于天色已晚,且山上的能见度并不乐观,救援队决定等天亮以后再出发。此外,救援队从惠某的朋友方面得知,有两名户外人士已经到达田海子的大本营,欲前往惠某最后发的照片所在地(垭口下方)搜寻。

救援队出发前整理装备

24日早晨7点,救援队携带装备前往田海子山。一名搜救队员表示,当天早晨的天气并不是很理想,山下不停有雾飘上来,到达惠某车辆所在的区域时,发现惠某并未携带睡袋。快到中午时,救援队员通过对讲机得知前往搜寻的两名户外人士已经到达垭口下方。经过现场观察,发现了惠某前往垭口下方冰壁处的脚印,而冰壁处有明显的雪崩痕迹。惠某的脚印一直延伸至雪崩的堆积区域的末端消失。在雪崩不远处,还发现了惠某的一只高山靴和羽绒服。救援队综合所有相关信息推测,惠某在攀爬的过程中遭遇了雪崩意外。

雪崩堆积区不远处发现惠某的羽绒服

由于事故现场处于两山相间的峡谷地区,下午13点左右,山谷温度升高,每隔几分钟就能听到山上有落实滚落的声音,极有可能会引发二次雪崩。“我们综合评估了现场的风险,集合已经确定的资料,判断惠某被雪崩积雪掩埋,几乎没有生还可能,所以决定先行撤回。”上述搜救队员说。

24日下午,救援人员下山前往康定市公安局提交了资料,完善了救援相关的后续适宜后,撤回成都。

知情人:失踪者学登山不到一年 此次登山方式风险高

据媒体报道,据惠某的父亲称,惠某大学读的专业是机械,一年多前,因工资不够花等原因辞职后,就来到四川从事旅游、登山等活动,并在四姑娘山开了一家客栈。

5月26日,封面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惠某学习登山的时间不长,不到一年,惠某和其登山的朋友加入了一个群,在这个群里,大家都很崇尚阿尔卑斯式攀登,也很喜欢单人solo登的这种形式。5月21日,惠某独立前往田海子山前,曾在群里说,要用阿尔卑斯的攀登方式速攀,直接冲顶后快速下撤。“他把车直接开在了山脚下,睡袋也没带,就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攀登。”

什么是阿尔卑斯式攀登?公开资料显示,根据定义,这项技术包括高山攀登,就像在阿尔卑斯山区那样。这意味着在大本营以上不适用辅助氧气、固定路绳或背夫,所有装备需自带。对于优秀的登山者来说,在6000米以上都是可能的,但是随着海拔的增加,难度和危险程度也会随之增加。

这种风格要求登山者一气呵成地爬完全程,所以做饭或睡觉都是不必要的,因为无论如何,登山者也不会停下来过夜。登山者可以在口袋里放几块糖、一些水、一条路绳等尽量最少的攀登装备,当然,不能携带任何的露营装备。这种风格的一个显著例子是1990年代Wojciech Kurtyka、Erhard Loretan和Jean Troillet的组成的探险队,他们在卓奥友峰西南壁和希夏邦马峰南壁开辟了新的路线。

业内人士指出,选择阿尔卑斯式攀登,就意味着更高的风险。

知情人士说,虽然惠某接触登山时间不长,但对自己比较有信心,曾经连登四姑娘山大峰、二峰、三峰。

此外,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称,经查,此次惠某攀登田海子山并未按照相关规定在协会进行备案,也未在甘孜州体育局取得登山许可证,属于违法违规登山。而这一点,惠某的许多朋友都知道。“惠某出发不久,就有朋友打电话询问救援队队员,说如果没有办证出了事故,救援队会不会救。”知情人士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