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向上的梦想,不会停歇——湖南省登山队攀登海拔7546米慕士塔格峰纪实

2022-11-19 00:52:40 3831

摘要:(7月26日,湖南省登山队部分队员在登顶慕士塔格峰后合影。 省登山队供图) 华声在线全媒体记者 陈普庄 蔡矜宜 7月26日11时46分,随着最后一名队员抵达,“湖南省登山队”的旗帜第一次在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飘扬。 由于天气和体能等原...

(7月26日,湖南省登山队部分队员在登顶慕士塔格峰后合影。 省登山队供图)

华声在线全媒体记者 陈普庄 蔡矜宜

7月26日11时46分,随着最后一名队员抵达,“湖南省登山队”的旗帜第一次在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飘扬。

由于天气和体能等原因,这个时刻,比原计划晚了两个小时。

成立于2020年底的湖南省登山队,是湖南体育史上首支高山攀登队伍。攀登慕士塔格峰,是队伍在疫情反复的不利影响下,首次成建制的攀登活动。

7月9日,出发前一天,湖南省体育局党组书记熊倪在为队伍壮行时说,这次攀登活动,对整个湖南体育将会是一次巨大的激励。

对于湖南省登山队而言,5人出发,5人全部完成登顶,同样意义重大。这意味着队伍已全员具备海拔7000米以上雪山攀登经历。“对于完成‘7+2’的计划,意义不言而喻。”领队范江涛曾不止一次提及,攀登慕士塔格,是一个起点,“7+2”才是终极目标——攀登包括珠峰在内的七大洲最高峰,和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

越过了7000+这道屏障,距离计划中明年攀登珠峰的目标又进了一步。但这一步,举步维艰。

一个大胆的梦想

2020年12月30日,经湖南省体育总会批准,在湖南省登山运动协会年度会员大会上,“湖南省登山队”正式宣告成立。

那一天,在户外圈子摸爬滚打了十余年,在IT领域创业小有所成的范江涛,激动地宣布了一个“7+2”的规划:湖南省登山队,志在攀登七大洲最高峰和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

报道这一事件和计划的媒体不少,但互联网似乎没有记忆。

在湖南,过去许多年人们已经习惯了从媒体读到“体育湘军”摘金夺银的消息。近些年,这样的观感有所改变,但登山不是爬山,普通人似乎遥不可及。

由于疫情反复,攀登计划一再延后。湖南登山队,从宣告成立的那天开始,似乎就“隐居”到了深山中。

2022年3月23日,范江涛在朋友圈发文:“疫情快点过去吧,企业要经营,攀岩馆要开门,我要去登山。”配图为一群登山者正在攀登慕士塔格峰,他说,“这是我们今年7月要去的地方。”

是的,窗口期来了。7月的慕士塔格峰,是出行的第一道窗口,却也可能是今年唯一一道窗口。时不我待。

队伍中还有几名队员不曾具备7000米以上高山攀登经验。只有越过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才能遥望新的高度——“7+2”计划中,就包括许多攀登者的终极梦想——珠峰!

一群坚定前行的人

“7+2”的大胆梦想,吸引了许多慕名而来的登山者。

2021年,从4月到9月,将近半年的时间,经过面试、技能、玉珠峰雪山攀爬等四轮筛选,湖南省登山队最终接纳了11名队员,这支队伍终于初具规模。企业高管、律师、学生、高校院长、自由职业者……队员们来自各行各业,年龄跨度从15岁到54岁。

其中,年仅15周岁的长沙女孩徐卓媛,父亲是湖南省攀登珠峰第一人徐江雷。7月26日9时53分,以个人身份出征的她,在国内众多登山者组成的队伍中,在第一梯队率先完成了登顶。

湖南省登山队,虽然有着省队的番号,但不带运动员编制,不发工资,除装备赞助外,出行费用还得自理。愿意加入其中的,都是有梦想的人。

刘秋成,40岁,深圳一家企业管理人员,长年坚持挑战的项目是:在一日之内打卡“深圳十峰”。

阳燚,46岁,国企管理人员,湘潭有名的户外运动达人,长跑、骑行、游泳,样样在行。

刘燕,51岁,企业经营者,民间登山团队“雪山蜗牛”的发起者。

鲁明勇,53岁,大学教授,湖南省登山队本次出行队伍中,除领队外唯一的男性,梦想登遍全国各省份最高峰,其中自然也包括珠峰。

为了填补海拔7000米以上高山攀登经历的空白,带着梦想,他们出发了。在“7+2”的计划中,从海拔高度来看,除了亚洲之巅珠穆朗玛峰,其它六大洲的最高峰,海拔都在7000米以下。如果全队都达成“7000+”的经验,对于完成“7+2”的计划,积极意义不言而喻。

一次虽迟但到的征途

出行前,领队范江涛在41件登山装备之外,还带了一只咖啡杯。“攀登过程中有很多自由时间,大家可以悠闲地享受美好时光。”虽是帕米尔高原三大高峰之一,但慕士塔格峰不以难度著称,拼的是时间和耐力。范江涛期待着,能带领队员们沉醉在这一段刺激又浪漫的旅程中。

事实证明,他“大意”了。第一个出状况的就是领队范江涛。

队伍抵达喀什后,从7月13日开始,从山脚的204号营地到大本营,再到C1、C2营地,有10天左右的适应性拉练时间。初抵喀什那两天,甚至还有时间“逛吃”。

然而就在15日,从海拔4400米大本营到海拔5500米C1营地拉练途中,范江涛的胃病犯了。他不得不在5000米处申请下撤,前往喀什市进行治疗。

好在并无大碍,范江涛赶上了三天后的第二次拉练,队伍算是平安渡过第一“劫”。

高山攀登,最大的敌人还包括天气。

按照原计划,队伍于22日开始从大本营依次朝着C1、C2、C3进发,直至冲顶。但由于天气原因,整个行程被推迟一天。

好事多磨。25日是冲顶前的最关键一天,队伍在前往海拔6900米C3营地途中再次遭遇暴风雪加雷电。队员刘秋成利用所剩无几的电量和时断时续的网络,“冒着生命危险”发了一条朋友圈称:还有队友没跟上。一个多小时后,风雪终于停了下来。直到傍晚19时许,队伍才平安抵达C3营地。

为了给第二天的冲顶加下撤留足时间,只经过几小时的短暂休整,队伍便于26日凌晨2时重新出发。体能在这时已被压榨到极致,3公里路程,646米海拔提升,最后一名队员用了近10小时。

虽迟但到,全员无氧登顶,湖南省登山队的旗帜第一次在慕士塔格峰顶的狂风中飞扬。

队员刘秋成还拿出了自己所在公益组织的旗帜,跪倒在峰顶。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话:“太痛苦了,下撤途中我嚎啕大哭。”

按照计划,湖南省登山队已于登顶后即刻向C2营地下撤,27日下撤至慕峰大本营,预计月底前返回长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